当前位置:澳门第十三娱城官网网站 > 百糗徒 >

夏方直娶妻

    明朝洪武年间,南京有两个举子夏方直和谢玄才去京城赶考。两人一路跋山涉水,一个月后,进入山东地界。这一天,红日已坠到山头,人却前不靠村、后不着店,找不到投宿之处。两人正在左右为难时,忽然看到山林中露出一角红围墙,不由大喜,便上前去求宿。走到近前,看到寺院满目荒凉,杂草丛生,门口挂着一块斑斑驳驳的匾额——宝华寺。两人进得寺院来,有两个和尚和一个年轻人前来迎接。互通姓名,方知这两个和尚一个叫广智,一个叫广谋,年轻人叫张小二。这3人见前来投宿的是两个进京赶考的举子,背着沉重的包袱,便互相使了眼色,热情地留下了前来投宿的客人。     说起这两个和尚和张小二,都是些为非作歹之徒,经常干些打劫行人,杀人越货的勾当。今日凑巧,有两个“肉头”自动送上门来,岂能饶过?     两个和尚当即备下丰盛的宴席,张小二则殷勤地劝酒。谢玄才也许是因为一路疲乏,便贪杯痛饮起来。夏方直见寺中的3个人频频地使眼色,便起了疑心,在饮酒时,把酒悄悄地倒在了袖子里。众人饮了一会儿,谢玄才便醉得昏睡如泥,夏方直也伏在桌子上,佯装醉得不省人事。两个和尚要立即杀掉这两个举子,诡计多端的张小二却阻止说: “在大白天里不能杀人,若被外人撞见,岂不坏了大事?现在且把这两个醉汉抬到西厢房去,等到深夜再动手。”     两个和尚认为张小二言之有理,就与张小二一起动手,把两个举子抬到了西厢房。     夜幕降临后,夏方直听听四周没什么动静,就想唤醒谢玄才一起逃走。他连推带摇,怎么也唤不醒这个沉醉的人,情急之下,只好自己逃跑了。     夏方直跑在山间的小路上,从远处传来了猫头鹰凄厉的哀鸣声、野狼饥饿的长嗥声,吓得他毛骨悚然。他在崎岖的山路上逃了一阵,突然发现前头有灯光,跑近一看,是一家住户。他来不及多想,就敲门求救。前来开门的是一个姑娘和一个老婆婆,夏方直跪到这对母女面前,泪流满面地诉说了自己的遭遇,乞求救救他。老婆婆听了,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并且把他藏在柴棚子里。     被藏起来的夏方直心稍放宽了些,想躲过贼和尚,天色一明就逃出山去。不料他想错了,他刚逃离了虎口,又进了狼窝,原来,这个老婆婆就是张小二的娘!张婆婆知道了眼前这个要求藏匿的举子就是儿子张小二与和尚要杀的人,她就不怕天黑路滑,颠着一双小脚,到宝华寺找和尚报信去了。     那位十八九岁的姑娘名叫张青娘,是张婆婆在十几年前捡回的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女,认她作了干女儿。多年来,张青娘非常厌恶母亲和哥哥张小二的为人,但是,她只敢怒而不敢言。这天夜里,她知道母亲到宝华寺去报信,眼见得这个举子就有杀身之祸,便同情起他来,决心救他逃走。     张青娘来到了柴房,把夏方直领到堂屋里,对他说: “我母亲已经到寺院报信去了,一会儿便会领着恶僧来杀你,你快逃跑吧!”     夏方直一听,先是吓得两腿发抖,后又感动得热泪直流,扑通跪到了张青娘跟前说: “姑娘的搭救之恩,我没齿难忘,先请姑娘告诉我芳名,来日定要报答!”     张青娘搀起了夏方直,说出了自己的姓名,也掉下了眼泪,忧伤地说: “我在张家这个谋财害命的魔窟里天天提心吊胆,真是度日如年,若相公以后有了机会,定要想法接我脱离这个苦海。”     “苍天若给我机会,我一定来搭救你!”夏方直语出肺腑。     张青娘见夏方直如此情真意切,就从衣柜里取出了一对一模一样的碧玉鸳鸯,拿一只交给了夏方直,又深情地说: “相公将这只碧玉鸳鸯带在身上,就会时刻惦念着我。”     夏方直看了看凝脂剔透的碧玉鸳鸯,似乎明白了姑娘的心迹,也深情地说: “只要姑娘不嫌弃小生,小生今生今世绝不会忘记姑娘!”     张青娘涨红了脸,又说:“等这对碧玉鸳鸯再成对之时,也就是咱俩成双之日。”她又催促夏方直说:“相公,你赶紧逃走吧,不然,恶僧来了,你就没命了!”     夏方直洒泪与姑娘告别,可是没走出去几步,又反身回来,对姑娘说: “我一走倒是干净了,如果恶僧猜出是你把我放走的,岂不迁怒于你,招来杀身之祸?我还是不走了,免得连累了姑娘!”     张青娘见夏方直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是个终生靠得住的人,便直言相告: “我已将终身都托付相公了,还怕相公连累我吗?”     张青娘越是这样说,夏方直越是不走了。张青娘急中生智,便说:“相公,赶紧用绳子把我绑在房柱上,你再逃走就不会连累我了。”     夏方直一听言之有理,就把她绑在了房柱上,再次挥泪而别。     过了不大一会儿,张婆婆便领着恶僧和张小二赶来。张青娘哭着告诉他们: “那个举子太凶恶了,把我绑了起来,抢夺了我家的碧玉鸳鸯逃跑了。”     且不说张青娘的巧言掩饰,哄过了和尚与哥哥,再说夏方直逃离了险境,在天刚发亮时逃到了一座叫桃花坞的镇子上。这时候,他觉得饥饿难忍,就进了一家饭馆饱餐了一顿。当饭店掌柜和他结账时,他的银囊已经丢在了宝华寺里,当然拿不出一文钱来。掌柜不依不饶,就让饭馆里的几个伙计一齐赶上来,痛打这个白吃客。可怜细皮嫩肉的夏方直被打得哭喊起来。哭声惊动了一位骑马路过的老者,老者跳下马来,阻止住了众伙计的殴打,生气地说: “不就是几个饭钱吗?由老夫代他付!”说着便取出了一锭银子扔给了掌柜。夏方直感恩戴德,对老者纳头便拜。     老者急忙搀扶起他来,嘴里连声说:“使不得,使不得!”     夏方直抬起头来,发现老者气宇轩昂,身材魁梧,腰中还佩了一柄宝剑。交谈中,老者告诉夏方直,他姓胡名平,是从山海关归来的一名将军,因为与三关主帅的意见不合,便辞职告老还乡了。胡将军见夏方直是个读书人的模样,便问:“公子为何到了掏不起饭钱的尴尬地步?你如果方便,不妨讲给老夫听听,老夫也许能帮你一点儿忙。”     夏方直先痛心地流下了眼泪,接着便把遭遇恶僧的经过告诉了胡将军,并从怀中取出了碧玉鸳鸯,说:“多亏姑娘张青娘救了我的命,还把这件宝物赠送给我,表示将终身托付与我。为了救她脱离苦海,我必须到县衙去告发恶僧。”     胡将军捋着胡须沉吟了一阵说:“你对张青娘的这般真情实意真是令人感动,可是京中的秋闱大考就在眼前。你若到县衙打起人命官司来,难免要拖延些时日,这样一来,岂不误了你的考期?你若信得过老夫,就赶快到京城去赶考,这案子的事就由老夫代你到县衙去告发。”胡将军说罢,还给了夏方直200两银子作为进京的盘费。     夏方直千恩万谢,伏在地上给胡将军磕了几个头,进京赶考去了。     这一天,在宝华寺的禅房里,广智、广谋两个和尚正与张小二频频举起酒杯,为夺得两个举子的300两银子而设宴庆贺。几杯落肚,3人都耳红面热起来,便扯起了分赃之事。张小二说: “在这次事件中,我家的损失巨大,竞丢掉了传家之宝碧玉鸳鸯,为此,我应该拿200两银子,以补损失。”     两个和尚也不是吃素的,一听张小二这话,便怒气冲天,从席间跳起来,合伙将他杀掉,把尸体埋在了深山野地里。两个和尚怕张婆婆前来寻找儿子走漏了风声,就又起恶心,决定到夜里去把张婆婆和张青娘也杀掉,来个斩草除根。     言出如山的胡将军受了夏方直的委托,就急急赶到县衙去报了案。人命关天,知县不敢怠慢,就亲自带领三班六役前去捉拿广智和广谋。众人进了山,围住了宝华寺。在胡将军的帮助下,知县很快就将两个恶僧擒获,押回了县衙。知县又急急升堂,问清了案情,写成公文上报,待刑部批复后,到秋天斩决。     再说夏方直赶到了京城,在会试中考中了会元,在殿试中考中了状元,被皇上任命为京兆府尹,管理京城的政务。     夏方直上任之后,立即派人到山东沂蒙去找张青娘,可是几次派人,都没有找到张青娘的下落。接着,一些给夏方直提亲的月老媒妁纷纷登门,快把京兆府的门槛都踏破了。他们所提的女方不是内阁首辅家的女儿,便是封疆大吏家的千金。对于这些名媛,夏方直摇头谢绝。为了少惹麻烦,他居然声称,在故乡已经有了结发妻子。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有一天,胡将军突然来访,夏方直急急出迎,把胡将军迎入客厅。两人就座后,胡将军说: “老夫辞官回乡不久,就接到皇上诏旨,令我为辽东主帅,带兵进攻清虏,连战连捷,凯旋而归,现在已承浩荡皇恩,被封为讨虏候。”     等夏方直一再表示祝贺后,胡将军呵呵地笑着说:“今日老夫造访府上,是做媒来了,就是要把我的女儿胡素君许配给杨府尹,不知杨府尹意下如何?”     夏方直面对昔日的恩人,不好意思再用“在故乡已经有了结发妻子”之类的话哄瞒,态度真挚地说:“老大人您知道我的苦衷,当时在山东沂蒙的桃花坞镇,老大人曾经救过我,我已经向老大人讲过了张青娘救我性命的经过。”他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了一只碧玉鸳鸯,又说,“她已经将这件家传之宝赠给了我,等于是将她的终身交给了我,我怎能忘恩负义,辜负她呢?我已经立下重誓,非张青娘不娶!”     胡将军又呵呵地笑了,笑得胡子一抖一抖的,朗声说: “我那女儿的脾气也真够怪的,她说立下了重誓,非杨府尹谁也不嫁!”说着,也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碧玉鸳鸯,与夏方直的一模一样。     夏方直看了,莫名其妙,惊愕得瞠目结舌。     胡将军又哈哈大笑着说: “在沂蒙,我帮助知县捉住两个恶僧后,张婆婆知道案子要涉及到她,就畏罪自缢了。在老夫赶到张家时,张家就剩下了张青娘一人.我可怜这个贤淑的姑娘无依无靠,就认她为义女,取名叫胡素君,我把她带回江南。现在我从辽东奉旨回到了京城,当了兵马指挥使,建起讨虏侯府邸,把她也接到了京城。这只碧玉鸳鸯就是女儿让我带来给你看的。”     两只碧玉鸳鸯放在了一起,莹莹地发着绿光,好像有了生命的灵性,就要腾空比翼而起飞。就在这个时候,守门的仆人前来禀报,说胡将军的女儿已经来到了京兆府内。     夏方直与张青娘相见后,悲喜交加,两人抱头痛哭。被众人劝开之后,张青娘指着桌子上放着的一对碧玉鸳鸯说: “我早就说过,在这两只碧玉鸳鸯成对之时,就是我与杨郎成双之日。”     胡将军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抖动着胡子说: “我早就准备好了举行婚礼的一切物品,就等我的女儿、女婿高擎花烛入洞房了,这对碧玉鸳鸯也会百年成双,比翼齐飞了!”    
上一篇:义子天赐
下一篇:小故事大全
百糗徒
MM糗徒